歡迎來到中國產業信息網設為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繁體|產業網微薄

中國產業信息網行業頻道

產業網 > 行業頻道 > 紡織服裝 > 服裝 > 正文

2020年中國漢服發展現狀及前景分析:漢服產業作為漢服文化傳播的重要途徑,傳統文化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圖]

2020年04月20日 14:06:09字號:T|T

    最近幾年,喜歡漢服的人越來越多,穿著漢服出去逛街、旅游也成了一道別樣的風景。漢服愛好者大多有一個古裝夢,尤其是女孩子,穿著繁復古風的漢服,衣袂飄飄頗具典雅風情。

    漢服作為中華傳統服飾,并非漢朝的服飾,全稱為漢民族傳統服飾,以“華夏-漢”文化為背景和主導思想,以華夏禮儀文化為中心,通過自然演化而形成的具有獨特漢民族風貌性格,明顯區別于其他民族的傳統服裝和配飾體系,是中國“衣冠上國”、“禮儀之邦”、“錦繡中華”的體現。

    一、概況

    漢服的款式以交領(兼有圓領、直領)右衽為主要特點,無口、系帶,寬衣大袖,線條柔美流動,飄逸靈動。而交領有衽是貫穿始終的靈魂所在。漢服的裁剪方法一直采用平面裁剪。沒有省道和肩斜,且用料一般都大于覆蓋人體的最小需要,所以無論是秦漢的大袖衣還是明朝的大袖衫,其袖長遠遠長出手臂,袖肥甚至在穿著后寬到及地。不同時期,也有袖肥窄小的,便于勞動。

    漢服的款式繁多復雜,并且還有禮服、常服、特種服飾之分,但是仔細分析歸類,根據其整體結構主要分為三大類,“深衣”制(上衣下裳縫在一起)、“上衣下裳”制(上衣和下裳分開)、“襦裙”制(襦,為短衣)。上衣下裳的冕服為帝王百官最隆重的正式禮服,袍服(即深衣)為百官及士人常服,襦裙則為婦女的常服。

    如今女性漢服中“襦裙”較為常見,襦裙的話主要有交領襦裙、齊胸襦裙、齊腰襦裙、對襟襦裙等,襦裙的特點在于上衣短,下裙長,裙束于腰以上,以顯身材修長

漢服種類分析

分類
樣式
“上衣下裳”相連在一起的“深衣”制
上下連裳制最典型的就是深衣。因為它上下相連,“被體深遂”,稱之為深衣。包括直裾深衣、曲裾深衣、袍、直裰、褙子、長衫等,這類屬于長衣類。深衣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上衣和下裳分開裁剪,在腰部相連,形成整體;上下連裳,在裁剪上就是分別裁好上衣和下裙,然后再縫綴在一起,最后衣服還是一體的樣式。衣服縫成一體是為了方便,但上下分裁則是為了遵循古制傳統。深衣男女均可穿。即被用作禮服,又可日常穿著,是一種非常實用的服飾。它也是君主百官及士人燕居時服裝,燕居指非正式場合,屬于休閑類服飾。深衣普及率很高,流傳的時間有三千多年,從先秦到明代末年,并逐漸形成了深衣制。
“上衣下裳”分開的“深衣”制
包括冕服、玄端等,是君主百官參加祭祀等隆重儀式的正式禮服。顧名思義是分為上身穿的和下身穿的衣物。華夏服飾自古以來,崇尚上衣下裳,并規定“衣正色,裳間色”,也就是說,上衣是顏色端正而且純一,下裳則色彩相交錯。這種方式好比是“天玄地黃”,因為天是清輕之氣上升而成,所以用純色,地是重濁之氣下降而成,所以用間色。
“襦裙”制
主要有齊胸襦裙、齊腰襦裙、對襟襦裙等,實際上也屬于上衣下裳制,但是,這種方式沒有很多的禮儀規定,一般是用于常服的。襦裙也是上下分裁的服制最大的反映。“三面梳頭,兩截穿衣”成了傳統女子的服飾特點的描述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不甚了解漢服文化的讀者可能認為漢服單指漢朝的服裝,其實不然,漢服,簡單來說就是漢民族的傳統服飾,而漢朝的衣裳,只算其中之一。據調查數據顯示,排名前三的是漢、唐和民國,其中漢代漢服銷量占比75.8%,唐代漢服占比16.58%,兩者加起來占比91.7%,可見漢唐漢服是絕對主流。

漢服朝代分析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不同款式漢服的銷售數量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二、現狀

    從2019年漢服商家經營范圍分布情況來看,大部分漢服商家為女裝專營,占比79.04%。此外男女專營的漢服商家占比18.35%;經營男裝為主的漢服商家占比1.52%;經營童裝為主的漢服商家占比1.01%,經營婚服為主的漢服商家為0.08%。

2019年漢服商家經營范圍占比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從價格分布上看,價格低于200元的漢服銷售額最高,銷售額占比為67.6%,其次是200~400元區間。這說明普通消費者對漢服的價格定位不高,質量和專業性不是消費群體的核心需求。

漢服不同價格區間銷售額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新的漢服商家數量依然不斷增多。全國有36個省、區、直轄市漢服年銷售額達到百萬規模以上,涉及全國82.35%的省級行政區。銷售額TOP10的商家地區,可見珠三角、長三角、四川省是其中的主要區域。

漢服銷售額前十商家地區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漢服銷售額前十商家地區店鋪數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在所有的漢服商家中,女裝漢服專營的占到總數的75.95%,男女裝漢服兼營的占到總數的21.35%,其中也多是以女裝為主;以男裝漢服為主或男裝專營的僅僅占到總數的1.35%,童裝為0.98%,婚服為0.37%。線上TOP10店鋪,基本上都是專營的女裝漢服。

    在2018的漢服產品線上市場中,女裝在數量和產值方面依然占有絕對高比例的市場份額,且比例還在增加中;而男裝的份額則要少的多,但趨于基本穩定;而中性服飾的市場份額不高,且在下降中。所以在漢服商家中,經營女裝的比例是最高的,占了漢服商家的絕大多數,而經營男裝和中性服飾的商家要少的多。

漢服品牌的銷售額TOP10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漢服愛好者年齡,其中19~24歲年齡段占比最高,為52.14%。去2017年相比,18歲以下各年齡段的比例在增加,特別是16-18年齡段的比例增加較大,說明作為漢服同袍主力是高中及大專院校的在校學生,且有進一步低齡化的傾向。再結合女性同袍的高比例,說明漢服少女裝是現今漢服產業的主打產品。

漢服愛好者年齡占比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三、趨勢

    大部分中國消費者對日常生活中穿漢服持認可態度。其中53.1%的中國消費者認為穿漢服是在弘揚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43.5%認為穿什么衣服是自己的自由。僅3.4%的中國消費者認為日常生活中穿漢服過于另類。

2020年中國消費者對漢服看法占比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智研咨詢發布的《2020-2026年中國服裝O2O行業競爭格局及經營模式分析報告》數據顯示:52.94%的人希望能在日常生活中穿著漢服,而選擇在傳統節日和活動中穿漢服的人分別17.89%和16.5%。這說明漢服的民族性、傳統性、民俗性的正在逐步地降低,而日常化已經是未來發展的必然趨勢。

漢服愛好者日常習慣占比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2014-2020年中國漢服愛好者群體數量及增速預測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整理

    1、傳統文化升溫

    近年來,有許多傳統文化相關的節目受到年輕觀眾的追捧,盡顯傳統文化對影視方面的影響。比如2016年1月在央視首播的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在嗶哩嗶哩平臺上線的短期內就收獲了較高的點擊率,截至2019年11月7日,該全3集的紀錄片在嗶哩嗶哩累計播放561.1萬次,評分9.9;另外,該節目在豆瓣上標記的觀看人次有9.7萬,評分9.4。

    這種文化類影視作品的熱播,反映的是中國大眾精神需求提升,傳統文化的升溫是必然的發展趨勢,從另一個角度也解釋了“漢服興起”的內在原因。未來,傳統文化類的影視節目將會越來越多,這對漢服產業的發展具有積極的促進作用。

    2、個性化消費到來

    隨著人們越來越強調個性化產品給自己帶來的消費體驗,企業也需要有相應精準與高效的互動機制,對漢服企業的個性化生產而言,生產上難以再用大規模的標準作業來降低成本,就要對產業結構提出要求,要以更加柔性的生產來應對市場為導向的按需生產方式。針對消費者的需求,按需生產,能使得企業獲得更高的溢價能力,總體上也促進了消費者的消費需求,柔性生產的差異化生產方式也是與同行業競爭者迅速拉開差距的契機。

    3、傳統與現代融合

    對于漢服款式的未來發展趨勢,約62.1%的漢服消費者更傾向于在漢服保持基本形制不變的前提下把漢服設計得更漂亮;另外,19.7%的消費者傾向于漢服不需要限制于形制,應融合一些現代元素。由此說明,大多數漢服自消費者是比較注重漢服形制傳承發展的,同時也有相當數量的消費者偏向于注重漢服視覺上的美感。

    4、產業周邊延伸

    由于一些正版漢服價格較昂貴,加之定制時間較長,因此就催生出一些租賃漢服的商家,將漢服出租給想要體驗但又不想購買漢服的人群;另外,包含漢服租賃、化妝及造型服務、攝影服務的漢服體驗館也是頗受歡迎的商業模式,能讓消費者全面地體驗漢服文化。此外,由于部分漢服產量小,熱門款式在上新后很快售罄,由此變成了限量版,甚至具備了收藏價值,從而衍生出龐大的二手交易市場。

    未來,隨著漢服曝光率的增加,相信漢服市場也會迎來較快發展和資本的垂青。漢服產業化作為漢服文化傳播的重要途徑,漢服熱度或將持續走高。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
版權提示:中國產業信息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稿酬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與您溝通處理。聯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圖片

 
 

產經要聞行業新聞時政綜合

 

產業研究產業數據

 

 

 排行榜產經研究數據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