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產業信息網設為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繁體|產業網微薄

中國產業信息網新聞中心

產業網 > 新聞中心 > 產經預警 > 正文

市場壓縮一半 留學機構遭遇“倒春寒”

2020年04月03日 17:06:54字號:T|T

    海外疫情帶給留學家庭的焦慮情緒正在蔓延到整個留學行業。記者調查發現,疫情可能會導致2020年的留學市場壓縮40%-60%左右,很多機構會出現經營困難的現象。此外,整個留學行業動輒過萬的獲客成本,加上疫情掐斷了傳統的獲客渠道來源,令留學機構們在生死線上掙扎。有業內人士強調,留學行業近兩年看不到明顯的倒閉潮,但是三年后的市場不太樂觀。

    低齡業務“熄火”

    在最近一份由某留學機構出具的家長留學意愿調查報告顯示,大約1/3的家長繼續送孩子出國留學,而2/3的家長則讓孩子留在國內。“無老師國際教育”創始人吳曉亮表示:“在2020年中國整個留學市場減半,有可能降低40%,也有可能降低60%。”

    “受影響最大的莫過于正處于留學中和5、6月要出去讀語言的學生,對于留學機構來說,全球性突發疾病帶來的影響是大家從沒遇到過的,可以說讓全行業措手不及”,資深從業人士劉老師向記者坦言。

    但留學人數的減少并不意味著行業就一定會出現拐點。吳曉亮強調,北美留學市場可能不會出現拐點,疫情不會影響到他們的留學意愿:“去北美留學的家庭,父母主要是律師、醫生、互聯網公司高管等,這些人群受到疫情的影響較低,而去英聯邦國家(英國、新西蘭、澳大利亞)留學的人數則面臨下滑壓力。”

    剛需仍在

    留學中介和留學語培公司正在遭遇現金流吃緊的狀況。記者了解到,北京某留學中介公司整個3月沒有一分錢收入進賬。也有的公司出現了工資緩發半個月的情況。多位業內人士均表示,目前出現營運困難的也并非全由疫情所致,可能早已“體弱多病”。疫情會加速留學行業分化的進程,未來頭部的“大象”和尾部的“螞蟻”共存,而腰部的機構加速消亡,頭部機構會逐漸下沉蠶食二線及以下市場。

    美世教育CEO王敬認為,二三線城市的留學中介會因為疫情受到沖擊最大。因為大多數二三線城市的中產家庭會因為疫情影響到家庭的現金流,而一線城市人群更多的是高凈值人群,受到疫情的影響較小,不會改變子女留學計劃。他同時強調,短期內機構受到疫情的沖擊有限,留學市場的剛需仍在,但是三年之后不好說,“很多留學家庭的規劃是三年前就定下的,眼前正在進行的留學規劃不會終止,但是后續有留學意向但沒有辦理的家庭很可能取消計劃”。

    吳曉亮也持有相同觀點。他談道:“接下來的一年至兩年內,會有大量的留學中介和留學語培公司逐漸倒掉,最終還是會達到一個動態的平衡,一線和準一線城市會有更多的留學中介公司和留學語培公司存活下來,但是二三四線城市會比較慘,公司倒閉的概率相對較大。”

    立思辰留學顧問王天石也表示,主流國家的教育資源依舊占優勢,留學機構整體走勢還是良好的,原則上2020年秋季入學的同學不會受影響,當然也不排除部分國家有特殊情況,院校會基于實際情況作出延遲入學或線上授課的形式來應變。

    行業變陣

    記者通過走訪了解到,仍然有一些留學機構在疫情中活得很好,受到的沖擊較小。據了解,這些留學機構大多在微信社群營銷來降低獲客成本。

    “我們很早就采用了線上語言培訓的方式授課,同時采用社群營銷的方式來服務客戶。”某留學機構老板告訴記者,“現在大的留學中介機構普遍采用的獲客渠道是依靠百度,百度提供了品牌展示的機會,而最終的轉化簽約還有很長的過程,我們的公司體量無法跟大公司抗衡,所以我們很早就嘗試了有別于傳統的獲客方式。”

    在過去,行業里最普遍的獲客方式是依靠每年各類國際教育展會和線下講座,但是疫情之后,這些集會全部被取消。

    如何能夠在疫情下好好地活著?在失去了類似于國際教育展、線下講座等傳統的市場獲客方式后,留學機構降低獲客成本變得勢在必行。據吳曉亮推測,傳統留學中介通常的獲客成本在1萬元左右,這還是行業旺季時的水平,而到了淡季時獲客成本更高。

    在過去,留學機構的銷售有的只能電話成單,有的只能到店成單。大部分的留學公司架構也是圍繞著傳統的百度營銷方式搭建,而在后疫情時代,微信社群營銷或許是幫助他們擺脫困境的一劑良藥。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
版權提示:中國產業信息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稿酬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與您溝通處理。聯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圖片

 
 

 

產業研究產業數據

 

 

 排行榜產經研究數據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