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中國產業信息網設為首頁|加入收藏|網站地圖|繁體|產業網微薄

中國產業信息網新聞中心

產業網 > 新聞中心 > 頭條 > 正文

要讓汽車“防病毒”、飛上天,自己造衛星,“車界首富”李書福到底多瘋狂?[圖]

2020年04月21日 09:45:47字號:T|T

    早在2017年,李書福想要“上天”的意圖就很明顯了。那一年,他全資收購了美國太力飛行汽車公司。

    “世界上所有奇跡的產生,往往都是在大部分人認為不可能的時候,它可能了,它實現了。”

    |作者:阿曄

    |編審:蘇睿

    “一天到晚講富豪榜,對整個社會和諧發展是很不利的。”

    擁有124億美元(1美元約合7元人民幣)身家的“汽車大佬”李書福,在入圍福布斯2020年全球億萬富豪榜百強后說出的這句話,注定要“火”。

    在采訪中,一向敢說的李書福還表示“這些東西都很無聊”,自己從來不看。他認為,賺錢并不是他做企業的目的,他的“思想靈魂高度集中在研發創新以及提高用戶滿意度和消費體驗上”。

    這不,最近為了讓用戶在車內不用戴口罩,他帶領吉利斥巨資打造了“防新冠病毒汽車”。

    而再往前數,他的計劃更顯科幻——造飛車、發衛星……昔日喊著“汽車就是四個輪子、一個發動機加兩張沙發”的農村娃,如今似乎悄悄下起了一盤大棋。

    飛車+衛星,誓要“上天”?

    據李書福介紹,“防新冠病毒汽車”的原理和人把口罩戴在臉上一樣,就是給汽車帶上口罩。

    他說:“現在如果(人)坐在吉利生產的車子里面,外面病毒就進不來了。而且防范標準達到了和N95口罩一樣的標準,經過了中國、德國一些醫學機構的認證。”

    “防新冠病毒汽車”的熱度還沒過,吉利要跨界造火箭的消息又引發關注。

    起因是吉利科技集團下屬公司時空道宇在線招聘火箭工程師。隨后,吉利汽車集團副總裁楊學良證實該招聘信息屬實,不過招火箭工程師并不是吉利要自己做火箭,而是要自己造衛星。

    而上個月初,臺州吉利衛星項目已經宣布開工。按計劃,時空道宇公司今年內將發射兩顆低軌衛星。這是李書福“天地一體化”計劃中的重要一步。

    其實早在2017年,李書福想要“上天”的意圖就很明顯了。那一年,他全資收購了美國太力飛行汽車公司。

    別看這家公司的知名度不高,但其技術已經相對成熟,旗下第一款車型是一輛可以承載兩個人的折疊翼飛行器,2012年完成首次試飛,并通過了FAA(聯邦航空局)和 FMV(聯邦機動車署)的測試。

    •美國太力飛行汽車公司研發出的第一款車型。

    李書福見其后續資金不足,產品開發停滯,果斷“撿漏”買下。他對飛車的前景非常看好,稱其“能改變未來的出行方式,并且引領一個新行業的發展”。

    當時,美國業內分析認為,飛車售價過高,李書福日后可能會將飛車作為商用,比如用來組建類似網約車的車隊,這樣就可以與他此前布局的曹操專車實現地空聯動。

    這還不算完。到了2018年,李書福的布局愈發清晰:

    11月6日,吉利與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開展高速飛行列車、工業互聯網等領域的項目合作;

    11月26日,吉利又與中國電信簽署協議,在車聯網、云計算和大數據、5G、邊緣計算等多項領域展開深入合作,探索前沿技術在智能汽車領域的應用。

“天地一體化”效果圖

    •

    這一系列操作無不證明李書福的野心不小,要打造一個“未來出行”的立體系統。

    不過,且不說其他,光是飛車和衛星這兩個領域就夠“燒錢”的。李書福究竟能不能讓科幻電影里的場面變成現實,還需要資金和時間來證明。

    農村娃變成“汽車狂人”

    李書福敢說敢做不是一天兩天了。

    想當年剛闖進汽車這行時,他就說“要像賣西瓜一樣賣汽車”“通用、福特遲早要關門”“讓中國的汽車走向全世界,而不是讓全世界的汽車跑遍全中國”……

    被稱為“汽車狂人”的他從不懼失敗。他認為,“失敗都是實踐的過程,是在學校里學不到的”。

    在他的創業史中,曾有過很多次失敗,但每次他都挺了過來,并且吃一塹長一智,最終登上更大的舞臺。

    故事得從1982年說起。這一年,19歲的李書福向父親要了幾百元買了一臺照相機,天天騎個破自行車滿大街給人照相,這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創業。

年輕時的李書福

    •

    之后,他開過照相館,做過廢金屬提煉。直到1986年,他敏銳地捕捉到人民的消費需求升級,于是成立了北極花冰箱廠。
然而3年后,生活給李書福上了第一節課:

    國家出臺禁令,限定冰箱生產企業,產值已達1億元的北極花冰箱廠只能關門。而李書福關了廠才知道,自己掛靠在國有廠商名下一樣能生產。美的就是這樣活了下來。

    經此一戰,李書福明白了一個道理:創業絕不能輕言放棄。

李書福工作照

    •

    1992年,李書福迎來人生最大的坎。當時,海南房地產熱讓人心動,他帶著造冰箱賺來的錢跑去海南炒房,結果遭遇泛地產泡沫破滅,幾乎血本無歸。

    這一次失敗讓他意識到,自己只能做實業。帶著這條深刻教訓,他回到浙江重新開始。

    其實,李書福的心中一直有個“汽車夢”。但由于牌照問題,他只能先進入摩托車行業,成立了浙江吉利摩托車廠。

    摩托車越賣越好,李書福的腰包再次鼓了起來,想造汽車的念頭也不斷膨脹。他甚至將自己的座駕——一輛價值一百多萬的奔馳車,讓技術人員拆開進行研究。

    1998年,第一輛吉利汽車問世。

    •

    可是,即便解決了技術問題,沒有生產許可證照樣白搭。但這一次,李書福沒有輕易放棄。

    1999年,時任國家計委主任曾培炎在臺州調研,李書福當面請命:“請允許民營企業大膽嘗試,允許民營企業家做轎車夢。”講到激動處,他說:“如果失敗的話,請給我一次失敗的機會!”

    2年后,吉利成為中國首家獲得轎車生產資質的民營企業,李書福的“造車夢”終于插上了翅膀。

    吉利經歷飛速發展成為“國產一哥”,李書福也開啟全球“買買買”模式——

    2010年,吉利以18億美元的價格從福特手中收購沃爾沃;

    2017年,吉利收購馬來西亞車企寶騰49.9%的股份,以及英國豪華跑車品牌路特斯51%的股份,并且全資收購美國太力飛行汽車公司;

    同年年底,吉利收購沃爾沃集團8.2%股權,成為原沃爾沃汽車母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2018年,吉利高調收購奔馳母公司戴姆勒集團9.69%具有表決權的股份,成為戴姆勒集團第一大股東。

    10年前,吉利收購沃爾沃時,有人稱這是“蛇吞象”,有人驚呼這是“農村青年娶了歐洲的公主”。

    但李書福最終證明了自己的那句話:“世界上所有奇跡的產生,往往都是在大部分人認為不可能的時候,它可能了,它實現了。”

    熱血中年or文藝中年?

    “我不懂什么叫壓力。因為我是農村來的,你說我怕什么?失敗了沒有關系,回去種地、養龜、養蝦,對不對?承包兩畝地,一畝地種菜,一畝地種水稻,有吃有喝。”

    這種心態讓李書福格外英勇無畏,活成了熱血中年。

    造汽車時,他敢揭行業龍頭的短,稱他們壟斷車市導致價格虛高。

    “我還是那句話,國內汽車的價格太高,一般的老百姓根本就難以承受,說什么汽車沒有降價空間,實際上就是采取欺騙手段瞞騙消費者,是很不道德的。”

    2001年入主足球俱樂部時,他又硬剛足壇黑哨,并把中國足球協會告上了法庭。

    “輸贏我一點都不在乎,打這個官司,就是要給中國足協敲響警鐘:中國足球不能沒有法制。”

    他甚至放狠話說:“斃了我也要舉證!”

    而這次抗擊疫情時,李書福也是出錢又出力。

    1月份,他就設立了2億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專項基金,還積極協同旗下海外子公司在國外籌措醫療物資,對國內疫情嚴重地區進行支援。

    除此之外,他還向武漢、陜西等地捐贈了不少吉利汽車,用于當地疫情防控部門統一交通運輸調配。

吉利捐贈給武漢的汽車。

    •

    李書福的熱血并不令人意外,真正出人意料的是,他還是個文藝中年,特別喜歡寫詩。

    有一天晚上11點多,他突然給人打電話,說自己寫了幾句詩,有一個詞沒想好——坎坷的道路承載著理想,堅實地伸向遠方——用“堅實”好還是“堅定”好?

    兩人討論了幾分鐘,李書福選擇了“堅實”。

    這首詩歌最終被命名為《力量》:

    力量在風中回蕩,奇跡在藍天下閃光,坎坷的道路承載著理想,堅實地伸向遠方。

    北京吉利大學校歌《我要自由飛翔》也出自李書福之手。

    我的夢想是為了自由飛翔,我的努力是把握自己的航向。站在長城下,遙望中華,銀河星光把我的眼睛照亮。

    后來,李書福的15首詩歌由徐沛東、王佑貴等著名作曲家配了曲,董文華、張也、陳琳等歌手演唱,還出了《送你一份吉利》專輯。

    其中,陳琳演唱的《我清楚》或許是李書福寫下的最動人心聲:

    “人在旅途,誰知前方有多少條路,酸甜苦辣早已留在記憶深處。清晨日暮陽光星光為我引路,春夏秋冬希望就在不遠處。不低頭不認輸,擦干淚堅持住,該受的苦我來受,該走的路我清楚。”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公眾號 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中國產業信息網微信服務號
版權提示:中國產業信息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對有明確來源的內容注明出處。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稿酬或其它問題,煩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及時與您溝通處理。聯系方式:gaojian@chyxx.com、010-60343812。
 

精彩圖片

 
 

 

 

 

 排行榜產經研究數據

lpl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